um

关于

我爱莫毛的人生一片无悔。

谢谢两位最喜欢的雨哥,谢谢两位温柔的老师,谢谢金主爸爸( ´艸`)

【GGAD】过境之风(短完)

乡下人进城忐忑不安,想了半天想不出文名,差点xjb改成《老夫少妻和手扶拖拉机》

盖是盖中盖,一片顶三片,腰不酸腿不痛。

也许有bug吧,做梦不讲逻辑。


【GGAD】过境之风


 文/淮君


从床幔交叠的错隙中,隐约可见齐整铺放着的一件黑色长袍。

盖勒特在步入这场梦境时已经发现了异样,他一手背在身后,缓慢而无声地反手关上房门。

衣物平铺在纯色的被面上,既不是女性的款式,也不是他所拥有的尺码。

从来不曾有人敢以这样大胆肆意的形式在他面前施以一眼便可看穿的恶作剧,这让他多少觉得有些新鲜。他的手指牵引着从袖中翻出的魔杖,将长袍拂落在地,而后饶有兴味...

【莫毛】西北有高楼 31

31

 

耳畔唯有这记声音响起,被拉长,被放大。

像树枝刮破新缝补的衣裳,嗤地一声,裂出长长的破口。

尚梳总角的稚童撇撇嘴,赤足撒娇,如愿换得身旁孩子将手中的糖葫芦无奈让出。他心满意足,两颗尖尖的犬牙咬破糖衣,甜蜜的滋味顷刻化尽在嘴中。

 

那是杨花三月碧波春桥,一根糖葫芦,便是他们依偎着彼此推搡共享。

许多年后他才知晓,原来比裂帛更响的是刺穿皮肉的声音,比糖水更甜的是涌上喉口血液的味道。

 

可这种麻痹也不过仅仅在身体中停驻了短短一瞬,疼痛继而如沸水涌上。他下意识摸向自己身前的贯口,幸而塔内窄小,对方刃长难展,便就此斜斜错开心肺。

青年抬手快...

【莫毛】西北有高楼 30

30


待近红叶湖边已入子时,四野俱寂,火光全无,丝毫不闻人声与车马响动。

二人绕湖一圈寻觅众人下落,忽见一女弟子出现在夜色中,手中弩机朝此遥遥一晃,三矢破空而来,径直没入二人身后的树干中。

青年取下弩箭,与唐苏白一并追上那女弟子的身影,终停步在一处极隐蔽的洞穴前。

女弟子取了半块面具,目中隐有愧色:“坛主原有交代万事慎声,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将军与副将军见谅。”

青年将弩箭递还,轻声道:“无妨,劳你带路。”

三人一路摸着潮湿岩壁在黝黑的山穴中进发,几折几绕,方才窥见几分亮色。复行几步,顶上竟有月光射入,照亮洞中一派景象。

洞中约莫数十男女,大半容色憔悴狼狈,闻声皆附...

【莫毛】西北有高楼 29

29

 

“正所谓‘解杂乱纠纷者不控拳。批亢捣虚,形格势禁,则自为解耳’。”

 

自红叶湖回来不过三个时辰的浅寐休整,他便立时三刻马不停蹄召众人至帐中商议。此刻米筹前席地围坐了数十男女,皆缁衣负箭,听从为首之人析势调遣。

 

“若想行事隐蔽,必先削其哨防,使其目盲,决不可有一处错漏。”青年曲拳抵在唇边,重重咳了两声。肩头停着恹恹欲睡的灰隼骤然受惊,扑棱了两下翅膀,又被他轻抚得安静下来。

坐下有人不甚同意:“击杀岗哨,岂非即刻便让敌军知晓有人闯营?倘反之大肆加强寨围守备,何谈救人脱困?”

“必要让对方知晓不可。”青年颔首顿道,“知晓了,方才化据为防。...

【莫毛】西北有高楼 28

28


他们后来的故事,也不过是在街肆闲谈中窥得大半,在夸泛争奇的调子和信与不信的一张张陌生面孔里,成为了相传中的别人和样子。

他便也就想到一人闻说那些半真半假市井传言时扬起的唇角,半觉荒唐半是自嘲,令人目眩神迷的夺目张扬。

那是自己始终学不来却经年不能忘的笑。

彼时穆玄英打马北上,路过平顶村,正听白髯老者抚掌啧啧,说到那风雨镇外蝉鸣林,有一年近期颐精于歧黄的游僧,乃是上代达摩院首座、如今少林寺方丈玄正的师兄,法号玄枯。

曾有富贾奉四海珍奇五湖至宝,苦求再见一日天光而不得。却是那江湖所嗤恶名狼藉的疯魔刽子慷慨手笔,终成一桩难闻异事,传名京畿。

————————————...

【莫毛】西北有高楼 27

27


视线中的身影变成极小的黑点,继而眨眼即逝,没了踪迹。

别时匆掠惊梦一场,再见便也如黄粱,终醒终不见。


留在原地的人面无表情,目光却贪婪难舍。摸了摸唇角,嘴唇是烫的,指尖却是凉的。

相见总道君久别无恙,然自己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大抵唯有一颗鲜活的心,自始至终该是什么样子,便就是什么样子。

人世间的许多事情是追究不出个中缘始与细枝末节的,它大喇喇生在那里,抽出六欲七情的枝桠,将因循业果深埋于下。

而今想起那些或许之由,也不过就是夏日萤夜里的抵榻喁喁,隆冬破宿中的依偎相汲,零星细碎,模糊不清。海角天涯的辗转流离,青荚懵少,年岁须臾,哪就抵得上旧卷辞中...

【莫毛】西北有高楼 26

26


兜兜转转来到云岭已是十月逾半,夏雨转了秋瑟,沧浪峰上叠雪经年,仍似不与人世相关。

穆玄英找了处树荫暂作歇息,倚着树干,又缓慢仰躺在半枯半翠的草色间。

溪海云峰,世间雪月风花,多半于此歌颂。

他看着漫天云海,脑中囫囵勾勒着一人的轮廓,只觉那张脸上的眉目与韵态好似被水滴点染,未及点睛,便已化得飞快,晕得朦胧。

飞鸟过眼清唳,略境展翅,竟是掉下枚红枫飘落他的额头。他捏着那枚枫叶,带着一派萧瑟的凉意,却是热烈如心尖血的红,倏忽难以言说的心痛。

从来四时残酷,不闻人间念想。再多的记忆,也终将斑驳于岁月。


落日前,他终于在大片贴地簇生的杜鹃丛中找到了半截...

【莫毛】唤尔名家书(短清完)

单独成篇可随意食用。

西北番外part3,阿毛中心。

一个和阿英不太一样的阿毛。

————————————————

【莫毛】唤尔名家书

 

 

 

文/淮君

 

 

 

自来到落雁峰上,穆玄英每日都会看天上的飞鸟。

拂云碧空,若逢晴时多有千鸟往来。雾霭晨曦中匝密墨云,长天落霞下孤鸿只影。春秋寒暑,卯午未申,一眼一眼数若星辰,铺缀天幕银海。

他一日一日看过。

 

那时他不过十岁多点,腿伤还没好透,晃悠悠跟着摇光去取信笺。见一笼信鸽咕咕啄食,忽落一只到信使指节,素衫的青年取下笺筒,向焦急顾盼的弟子...

【莫毛】向死而生(短清完)

雨哥中心,西北part2。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

【莫毛】向死而生

 

 文/淮君

有的人,天生就是当哥哥的命。

 

若说予当年稚子幺儿,莫小公子自然不信。

他上有长姐,下无幼弟。是莫家当之无愧金尊玉贵的独根苗苗,正是如何骄纵任性也不为过的身份和年纪。

然而这万千宠爱便也就如梦幻泡影,短短六年时光,已从云巅辗转入泥。

 

他像只迷路流浪的小狗来到世外小村,昔日锦衣玉食的小少爷被铁链囚锁,如什么稀奇珍兽遭人侧目旁观。

村长怜悯收容,解了他...

1/12

© 标准字符间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