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埋我舍一隅

关于

#活动#【莫毛锦鲤】双十一微博抽奖代发

个人参与微薄之力为莫毛锦鲤提供四选一礼包:

一,如果是看文的锦鲤,随意点梗八千字以内短篇(星际娱乐圈类不接受)。
二,如果是看文的锦鲤,过往在下所有短篇自选,三万字内定制唯二两本,一本我自留,一本送你。
三,如果是锦鲤太太,写手出本长短篇皆包校对排版和本宣(简单封设也可),等本子出了宣发我前排开麦不真情实感我重来/画手太太做任何周边两百以内费用我掏。
四,如果以上皆不是,锦鲤每次想聊哥毛我在线陪聊半年,花式吹哥毛百字以上。

无论以上是否想要都提供《棠棣》《入迷》无干花一套。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莫毛的喜爱和对不才的支持,谢谢。

月公子:

(……因为我们傻得登陆不上茶会主页,浴桶老师的lof...

【莫毛】西北有高楼 26

26


兜兜转转来到云岭已是十月逾半,夏雨转了秋瑟,沧浪峰上叠雪经年,仍似不与人世相关。

穆玄英找了处树荫暂作歇息,倚着树干,又缓慢仰躺在半枯半翠的草色间。

溪海云峰,世间雪月风花,多半于此歌颂。

他看着漫天云海,脑中囫囵勾勒着一人的轮廓,只觉那张脸上的眉目与韵态好似被水滴点染,未及点睛,便已化得飞快,晕得朦胧。

飞鸟过眼清唳,略境展翅,竟是掉下枚红枫飘落他的额头。他捏着那枚枫叶,带着一派萧瑟的凉意,却是热烈如心尖血的红,倏忽难以言说的心痛。

从来四时残酷,不闻人间念想。再多的记忆,也终将斑驳于岁月。


落日前,他终于在大片贴地簇生的杜鹃丛中找到了半截...

【莫毛】唤尔名家书(短清完)

单独成篇可随意食用。

西北番外part3,阿毛中心。

一个和阿英不太一样的阿毛。

————————————————

【莫毛】唤尔名家书

 

 

 

文/淮君

 

 

 

自来到落雁峰上,穆玄英每日都会看天上的飞鸟。

拂云碧空,若逢晴时多有千鸟往来。雾霭晨曦中匝密墨云,长天落霞下孤鸿只影。春秋寒暑,卯午未申,一眼一眼数若星辰,铺缀天幕银海。

他一日一日看过。

 

那时他不过十岁多点,腿伤还没好透,晃悠悠跟着摇光去取信笺。见一笼信鸽咕咕啄食,忽落一只到信使指节,素衫的青年取下笺筒,向焦急顾盼的弟子...

【莫毛】向死而生(短清完)

雨哥中心,西北part2。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

【莫毛】向死而生

 

 文/淮君

有的人,天生就是当哥哥的命。

 

若说予当年稚子幺儿,莫小公子自然不信。

他上有长姐,下无幼弟。是莫家当之无愧金尊玉贵的独根苗苗,正是如何骄纵任性也不为过的身份和年纪。

然而这万千宠爱便也就如梦幻泡影,短短六年时光,已从云巅辗转入泥。

 

他像只迷路流浪的小狗来到世外小村,昔日锦衣玉食的小少爷被铁链囚锁,如什么稀奇珍兽遭人侧目旁观。

村长怜悯收容,解了他...

【莫毛】西北有高楼 25

25

 

半月后,他们从剑南改道陇右,避开关内直奔朔漠而去。

未见黄沙,风已渐凛。穿梭过如天缝一道的狭长峡谷,苍宇走云,与人同进。二人各换了骆驼骑行,身被一袭褪色氅衣,堪堪以细绢掩了口鼻。

出了隘口天光陡转,满目沙丘浪潮起伏,衔天而铺。狂风卷沙扑面,几欲迷人双眼。待风穿过,青年拨下面上细绢,却是对着眼前大漠奇景深吸了口气。

男子不紧不慢从后跟上,从鞍上取了水囊递过去:“如何?过往可曾见过这般绝景?”

青年接过,已逾四个时辰的跋涉令他喉咙干渴,得了水忙咕咚咕咚仰面灌了半晌,这才道:“当然不曾。不过,当真不负昔日心驰神往。”

他驱策踏上沙路,头也不回地走了很远,才继续道:“...

老婆饼饼到了。
毛真是绿到高斯模糊无法挽回Σ(っ °Д °;)っ

【莫毛】你是不是喝大了(短清完结现代)

趁着半夜没人来发沙雕文。

欠下的暑假作业,送给同游的 @白熊  @有口吃病的Yui 两位老师。

文艺游记走凹老师的《时间花火》就当我这二逼游记是续(x)

————————————————————

【莫毛】你是不是喝大了

 

 文/淮君

 

保洁员来例行打扫的时候,屋子里简直是一片狼藉。

电视柜旁放着个快乐全家桶,里面却已经塞满了饮料瓶、鸡骨和竹签。烤串的味道从门口蔓延到窗台,靠近大床的床头,满满都是水果盒子奶甜奶甜的香气。

垃圾桶内零散堆放着外卖盒子,而在被层层掩盖下的最底部,还躺着三个套和半管KY。...

【莫毛】双鲤珏(短清完)

“潮来潮又去,云散云复聚”

感谢两位老师邀请唱K

此篇为《西北有高楼》的番外,但单独成故事,不影响阅读

沙雕文风出没

————————————————————————

【莫毛】双鲤珏


文/淮君


莫少谷主得了块玉。


这玉是分据进献所有珍宝里最不起眼的物件,却也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

羊脂白,桂花皮,细纹匝匝如云絮,天工秀织锦。


押车的小子舌尖上能遛马:“这玉产自昆仑山下,万里挑一的羊脂籽玉,昆仑山千年万年的地脉川水之灵气,全让它揽上了。您看看这玉、这颜色、这光泽、这手...

【莫毛】西北有高楼 24

24


青年摘了竹笠,颈项上已出了一层薄汗。险道难驰马,他一路牵着爱骑缓步徒行,硬是在小道不知东西南北地瞎转了大半天。直到原本朗空忽转拂肩细雨,方才觅得入镇的宽阔大路。


阔别几个春秋寒暑的广都镇,故年古木往来熙攘仍是记忆中的熟悉样貌。他一路走走停停,一会儿越过厚厚的人群踮脚去看笼中从未见过的异兽,一会儿抚拍受惊爱马对口喷烈火的新奇把式附以叫好惊叹。

绕了许久,他在一处店前停下,踌躇片刻,仍是系了马独自进去。

店内俱是成双结伴的年轻姑娘,见他独自一人进来,皆掩唇笑得颊生霞云。

青年委实第一次遇到这般阵架,搔搔头,说不出的尴尬腼腆。女掌柜却很...

对不起原谅我这个傻货分类错了以至于没有邮费,辛苦各位拍下本子的姑娘去下面地址补一下

【邮费】

如果有合单需要最好在邮费备注,然后拍下一份就够了。

请大家原谅!!!!!以及,真的很感谢棠棣两分钟就切了还是很吓人的_(:з」∠)_

1/14

© 标准字符间距。 | Powered by LOFTER